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撕逼”。程式設計師也不例外。

上次說到公司來了個名校畢業生小李,在公司表現非常勤奮搶眼。老闆趁機逼走不愛加班的陳工,殺一儆百,效果非常明顯。大家開始“自動自覺”的加班。詳情請看我的上一篇博文《公司來了個“奇葩”的程式設計師》。

不負重託,進展順利

小李一個人負擔起專案的重任之後,變得更加努力了。一方面由於小李出身名校,基本功紮實,學習能力很強;另一方面由於專案本身難度並不是很大,屬於功能性的專案,沒有多少攻關難點,所以專案進展的還算比較順利。很快,專案就要交付了,小李也提前一天把專案做好了。在驗貨階段,甲方比較滿意,在公司當著老闆的面稱讚小李“後生可畏”。老闆也對小李很滿意。

開會表揚,震懾老員工

為此,老闆專門開了一個員工大會。會上,老闆點名表揚新員工小李的表現,號召大家向小李學習。老闆重點指出,公司有很多老員工薪資比小李高,理應更加拼命的為公司工作。公司沒有理由也不會花高價錢來養閒人。帶小李的師傅廖工聽了感覺壓力很大,感覺這句話是說給他聽的。於是廖工也開始拼命加班了。

不合要求,甲方發飆

一個月後,在大家都快要淡忘這件事的時候,小李負責的專案甲方突然發飆,說我們開發的專案不符合要求,拒絕付款,要和我們打官司。老闆大吃一驚,帶著公司的產品經理和小李直奔甲方公司瞭解情況。原來,甲方要求我們開發的產品,必須在一個月之內出現故障。因為這是第三方委託甲方開發的專案,第三方是行業內出名的難收款的公司。甲方必須通過產品出現故障來逼迫第三方付款。但是這種一個月出現故障的需求不能寫到合同裡,只是在開會和郵件都有提到。這種需求其實在商戰中非常常見。但是小李一心埋頭於做專案寫程式碼,沒有認真去開會和溝通需求,所以鑄下如此大錯。

一週之內,必須解決

因為專案涉及到的資金比較大,事情進入僵持狀態。小李每天誠惶誠恐,也不敢常常往老闆的辦公室跑了。老闆的臉色也不好看。因為無法讓產品故障,所以甲方收不到貨款。甲方收不到貨款,就不能給公司付款。甲方向老闆下了死命令,讓技術團隊必須在一週之內拿出解決方案。這可愁壞了公司的研發部門,大家都愁眉不展。產品已經交付到第三方了,我們又不能到現場去搗鬼,怎麼辦呢?

部門撕逼,誰的責任

公司其他部門的員工,最近也被加班給惹毛了,於是“趁機”怨言四起,說研發部門的壞話,說研發部門這下把公司給搞砸了。研發部門經理肯定也不願意接這個鍋,說是專案部沒有把需求傳達清楚。好幾次,聽到他們在開會的時候都吵起來了,還有掄凳子的響聲,吵得挺凶。部門之間的內亂撕逼,對公司的傷害很大。小李第一次見這種場面,每次開完會回來,都壓力很大,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年輕是要付出代價的,這事其實不能全怪小李。他的工作經驗決定了他的思想高度,他始終也沒有把這個專案想的這麼複雜。

老驥出手,薑是老的辣

這段時間,帶小李的師傅廖工,接過了小李的專案程式碼,沒日沒夜的研究。經過一番研究,他發現了一個重要的Bug。因為裝置每次上電之後,會定時向伺服器傳送心跳打卡。這個打卡本來是一個雞肋功能,是甲方要求做的,用於統計裝置線上的資料。因為伺服器基本上不會掉線,所以打卡會一直成功。但是廖工驚訝的發現,如果打卡失敗,一個數組就會有越界的風險。這個越界,是由於小李的程式設計經驗不足造成的。因為這個小小的越界,可能會導致整個程式崩潰。廖工馬上把這個發現彙報給公司,這是一個重要的發現。研發部門老大急忙找甲方確認伺服器是否已經交付給了第三方。結果是,伺服器還沒有移交第三方。於是,公司決定委派廖工為代表,放手一搏,把伺服器弄掛。

搞掛伺服器,公司一遍歡騰

深夜十一點,距離甲方要求一週內解決的時間還剩一小時。老闆帶著公司裡的主要骨幹技術人員,來到了甲方的辦公室。甲方的團隊也全都在,可見這個專案對於他們也很重要。廖工熟練的拿出膝上型電腦,連線已經移交給甲方的伺服器,然後不急不慢的改著程式碼。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程式碼終於改完了。在老闆的示意下,廖工把程式碼更新到了伺服器。時間只剩下10分鐘了,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結果。過了五分鐘,甲方老闆的電話響了,一接聽,電話裡傳來第三方老闆的怒吼:“機器壞了。。。” 甲方老闆放下電話,公司裡頓時一片歡騰。

後記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老闆好像有點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要求老員工必須像新員工一樣加班了。

作者:鋒哥程式十年,歡迎看我的簡介領福利。下一篇寫程式設計師的技術入股之爭,喜歡的請關注、點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