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對事的“無心”即是平凡生活中最高的修行。
“非上上智,無了了心”
就像對胃痛這件小事情,痛便是痛了,你若是膠著在對痛感的抱怨和它所帶來的苦悶上,那便是痛上又加了一重額外的痛,但是你如果任由其自顧自的痛,你若認識到原來身體並非我所擁有,只是這靈魂在這世上暫時的寄託之所,那境界便又上升了一個層次了。

明確你追求的,分清楚什麼是幻象,什麼是生命的真實,你的目光便會更加地清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