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的作者是Lisa Obritzberger —— 一名女性資料工程師,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女程式設計師,所以我覺得她的經歷很有參考價值。這裡將她的文章翻譯了一下分享給大家一起看看。

講真,當初我決定做女程式媛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一行程式碼都沒寫過,也沒有絲毫的技術背景。我在二級學院上的大學,專業是語言(不是計算機語言)相關的。我身邊的朋友們的職業也是五花八門,他們中的大部分不是去搞法律,就是去當老師,還有的去了幼兒園上班。當我告訴她們我要朝技術方向走時,她們都一起來笑話我。

現在回想起來,有很多朋友都開始後悔她們當初做的決定,要是當年認真考慮一下就好了。而我卻恰恰相反,我覺得自己做了一個無比英明的決定,折騰資料真是太有意思了。為什麼我會這樣熱愛這份工作,總結了一下,原因有三。

程式設計就像在玩解謎遊戲

打小我就特別愛玩解謎遊戲,上學的時候我又特別喜愛數學,這門學科富有邏輯性,特別適合我。現在做的工作也讓我有相同的感覺。剛開始的時候會非常受挫,完全不知道從何處下手,在難題面前經常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漸漸地一點一點地解決了一個又一個小問題之後,再將這些小東西拼湊成一個完整的大塊時,那種感覺真是給了我一種莫大的鼓舞。

你的朋友們經常誇你是個天才

前面我說過,身邊的朋友們都沒有技術背景,她們根本不明白我在搗鼓什麼。相信我,我已經向她們解釋過無數次了,可是到最後都被她們當成了耳邊風,她們始終以為在電腦面前我無所不能。肯定有很多工程師遇到了跟我一樣的場景,朋友們一遇到電腦問題就一股腦拋給我了來解決。如果你偶然解決了她們的問題,她們就會更加堅信——你就是一個天才!其實真相是我只是比較擅長使用Google搜尋而已。

很艱難,但是值得挑戰

在我的團隊裡男女比例還是比較均衡的,不過整體在軟體行業裡,女性始終只是少數。這也是為什麼如此熱衷於我的工作,我要向他們顯示在這個男性主導的科技領域,女性也可以做的很好。

跟我不一樣,有很多女性非常懼怕這個領域。現代社會雖然性別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但是總會有些工作特別適合女性或者男性來做。從小到大,我們的大腦都養成了一種慣性思維。如果我們要去理髮,理髮師肯定是個女的。如果我們要去修車,修車的肯定是個男的。在技術領域也是一樣。如果現在要讓你想象一個工程師的形象,它肯定是一個男性。但是這個領域確實有很多優秀的女性,我希望將來可以看到更多。

如果一件事從來沒做過,你不要害怕。前面提到,我是在二級學院學習語言學的,直到上大學我才開始寫了人生的第一行程式碼(注:好像我們都是這樣啊)。儘管如此我發現我還是可以輕鬆跟上老師的節奏的。幹這一行需要的是理性思維和一種搗鼓新東西的強烈慾望(好奇心)。我希望有更多的女性都來試試這個領域,沒準程式設計也會成為你們的真愛,像我一樣。

讀者們也請回答一下:你的公司是怎樣一個狀況,身邊的女工程師很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