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hot說到“我打算建立一個組織讓人們從人工智慧模擬中‘越獄’,釋放真正的人性。”

 

不知從何時開始,世界上的知名科學家,黑客等都開始懷疑我們所處世界的真實性。

 

我們的世界上是真實存在的嗎?是否存在一個上帝(程式設計師)​在編碼維護我們所在的世界不出現bug... 

 

先來看一個簡單的例子,拿我們的世界與現有計算機對比。光速的存在上限,而計算機根據儲存介質也存在讀寫速率上限,正因為光速存在上限,也限制了世界影象的渲染速度上限,我們的世界才不會發生卡卡卡卡卡卡卡頓。

 

我們的舉止可能會觸發這個上帝系統的邊界檢測,上帝程式設計師需要防止我們穿模,並且維護這個世界的未知bug。

 

我覺得這個世界另一個重大的bug就是​​夢。

 

你做過夢嗎,或者說你作為程式設計師開發過線上專案嗎?

 

舉一個專案開發的例子,這個專案中可能有多個環境,dev,ppe,還有正式釋出的版本。

 

這套上帝系統可能也存在多個環境,有開發環境,有測試環境,有正式版本環境。

 

每個環境中都有一個我們自己。

 

生活中會有程式設計師在一個環境中不小心用到另一個環境的資料庫(太傻了),而上帝系統中某個特殊唯獨的程式設計師說不定也會如此。

 

我們做夢夢到了身處另一個宇宙,主角或許是你,許不是你(可能你已經被刪除,id被其他人佔據了),但你訪問這個資料時用到了你當前的id,所以化身為了別人。

 

18世紀偉大的德國哲學家康德提出:“空間是具有單一性的。每兩個地方之間,都是能通過移動而達到。我們只能想象單獨的一個空間。如果說到其他空間,也無非是說同一個唯一空間的各個部分”。

 

這個很好理解,就好像北京叫北京南京叫南京,但它們還是同處於一個空間,只是名稱不同。

 

如果說真的存在上帝程式設計師,那他們模擬出這個世界是為什麼呢?

 

反觀我們自己,在人工智慧領域不斷的訓練模型,讓程式進行自學習,來提高生活品質,但我想不到這對於上帝程式設計師有什麼作用。

 

而看看影視中,《侏羅紀公園》,這個龐大的公園就是一個富豪復活恐龍,為了盈利而開設的,但無可避免,這是一個複雜系統​,你無法預測這百萬計的恐龍會有什麼行為。

 

複雜系統無法預測,也無法維護。

 

但一個迭代開發的系統呢... 

 

從遠古人類存在至今,從野蠻到秩序化,系統基數若不限於人類恐怕已經達到了億億級別。

 

還有一個猜測,上帝程式設計師其實就是人類,而且是真正的人類,或許他們的文明達到了瓶頸,需要通過無數的模擬實驗來找到出路。

 

正因為這樣,我們的世界才只有維護,而沒有無端的破壞。

 

正如Geohot所說,“世有不公之法,我們是要安於循守,還是且改且守,待其功成,或是即刻起而破之?”

 

人人都想成為hacker,但hacker其實是一種精神,不論你是什麼職業,只要敢於思考敢於做出改變,你就是一名hac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