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小米科技的創始人、董事長和執行長,雷軍的名字如雷貫耳。其實扒扒雷軍的年輕時代,其實他大學讀的是計算機專業,是程式設計師出身,而且一干就是10年。有網友曾說“程式碼只服雷軍”。雷軍的程式碼水平真的很牛嗎?有網友分享了一篇雷軍22年前寫的程式碼。


完整版分享雷軍22年前編寫的程式碼.txt1 (點選閱讀原文可檢視http://bbs.xiaomi.cn/t-13377026)

雷軍心愛的程式碼被新程式設計師格式化

對於雷軍來說,雖然現在他更加專注在產品開發以及管理方面,但是曾經他對心愛的程式碼視為珍寶。之前來了一位技術支援人員,而這位技術人員進公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幫雷軍整理他的硬碟。一位理解錯誤,原本只要覆蓋式的安裝系統就可以的事情,這位程式設計師卻把雷軍的硬碟格式化了。這些程式碼是雷軍多年來積累下來,而且也是他的最愛,就這樣成為 炮灰,相信雷軍非常難過。

程式設計是技術,也是一種藝術。

雷軍認為,程式設計的工作同石匠的工作相類似,即是技術活,也是體力活,而編寫優秀的軟體,算是一件比較難得事。程式設計是一門技術活,因此才有可能大規模的進行,進而才會有軟體工程。此外,因為程式設計是一種藝術,因此有很多好的產品。
雷軍22年前寫的程式碼 你見過嗎?

雷軍關愛下屬,親自指導女程式設計師。


因為自己是程式設計師出身,雷軍在技術方面的水平不用質疑。雷軍對於下面的程式設計師,也是很關照的。早前,雷軍親自指導美女程式設計師的一張圖片爆紅。從曝光的圖片來看,這名由雷總親自指導的女程式設計師,竟是位前端開發工程師。雷總下基層,還親自指導碼農,小米不強大都說不過去。

當然,上面的只是雷軍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曾經,雷軍認為自己會幹一輩子的程式設計。但是現在,雷軍作為小米董事長,身價已經不能用數字來衡量了。他接觸程式的機會,相信是少之又少,因為下面有很多程式設計師幫他幹活。

雷軍20年前作文曝光:我會當一輩子程式設計師

"程式人生"的作文

From: Lei Jun

To: Dai Jun

時間: 1996-08-31 00:28

戴老師:

你的命題作文我已經寫完,如有不妥之處,請指出。今天下午我已經寫完,但突然 ZRM 宕機,我沒有存檔。晚上只好接著寫,真是不幸。文中如有錯漏之處可能是我第二遍寫漏了。

本文參考過WT和JH的有關討論信,在此致謝。

=== CUT ===

程式人生

[題記] 如果程式人生的話,這條路太漫長

"程式人生"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剛開始時我並不明白。這個詞源於業餘BBS站,站上PROGRAMMER欄目的中文名就是這個詞,英文翻譯過來就是"程式設計師",但程式人生又比程式設計師多了很多含義,似乎多了一種滄桑感。但不管這麼多,講講程式設計感受不算跑題。

首先我先講講自己的路,這樣也許大家才能相信我的坦誠和我的這篇程式設計感受的真實性。這些感受是我個人感受,不全面的地方,請大家指正。

我的程式人生路

我並非天生喜歡電腦,上高中時也沒有想過程式設計師的生活。我學電腦非常偶然,小時候的一個好朋友上大學時選擇了電腦專業,為了和這個朋友有更多的共同語言,我也選擇了計算機系,開始步入程式人生的道路。

當我學了一點電腦知識後,就發現電腦將是我人生的最愛。讀書時,我不是特別會搞關係的人,同學關係說不上差,也好不到那裡去。我是八七年上的大學,我們大一下學期才有專業課。當我有資格上機的時候,發現電腦世界太美妙,就一頭扎進去。當時用的是 Motorola 68000 (相當於 Intel 8088), 540K 的記憶體,執行的 UNIX 作業系統,八個人一起用。

大二學 PC,又過了一學期,開始出現在老師的實驗室,幫忙幹活,當時寫了現在還有人用的 RI (一個清記憶體的小工具)。又過了一個學期,開始和校外的公司接觸。大二暑假,和一個朋友組建了 Yellow Rose 組,寫了我第一個商品軟體 BITLOK 0.99。後來開過公司也寫過一些軟體。

大學畢業後,分到研究所,不太適應研究所的氣氛。跳槽到金山軟體公司,開始了職業程式設計師的生涯。後來成了北京金山軟體公司的經理,但我還是一名程式設計師。

程式設計的感受

--- 程式設計師活在自己想象的王國裡 ---

我剛接觸電腦就發現電腦的妙處,電腦遠沒有人那麼複雜。如果你的程式寫得好,你就可以和電腦處好關係,就可以指揮電腦幹你想幹的事。

這個時候你是十足的主宰。每每你坐在電腦面前,你就是在你的王國裡巡行。這樣的日子簡直就是天堂般的日子。

電腦裡的世界很大,程式設計人是活在自己想象的王國裡。你可以想象到電腦裡細微到每一個位元組、每一個位元位的東西。

--- 我愛程式設計這個工作,可以肯定我會幹上一輩子 ---

不少人認為程式設計師最多幹到三十五歲就可以收山換環境了,腦子也差不多該歇歇了,體力也不支了。並認為寫程式是年輕人的事情,到了一定歲數,估計沒什麼人再當程式設計師了。

當我剛有一點水平的時候,我也認為程式設計辛苦,也想三十歲後幹別的。當我年長一點後就發現了自己的無知。一個人大學畢業就二十一二歲,有點水平的時候可能二十五,接著就是老婆加上孩子和房子等等諸多事情。

一切搞掂的時候,也許就是三十五歲。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就不用選擇程式人生的道路。

電腦進入我國時間不短,但真正大規模開始用,還是八五年 PC 開始的,因此國內真正寫電腦程式的人最長也就寫了十幾年(不知道是否還有這樣的人)。由於電腦應用在國內時間比較短,國內開發的主力是三十五歲以下的年輕人為主。

但這不表示程式設計師如同紅粉佳人般的容易衰老。美國和臺灣開發以三十四十多歲的人為主。開始的時候,我們覺得我們沒有什麼不能做的(現在還能聽到這樣的豪言壯語),而且更要命的是好象我們特別聰明,特別適合開發軟體,比老外強得多。當我們真正接觸那些傑出的開發人員的時候,發現他們太厲害了,都有十多年的開發經驗。雖然也有很多年輕人做了很多好東西,但決大多數的產品出自這些有豐富開發經驗的程式設計師的手。

剛畢業的時候,程式設計不僅僅是愛好,而且也成了一輩子的工作。整天不知道寫些什麼東西,覺得特別沒勁,找不到感覺,特別灰心。後來,才明白,只有全身心地投入,程式才會有意識。

寫程式簡直是在自殺,巨費精力巨費腦子巨累。但我愛程式設計這個工作,可以肯定我會幹上一輩子,雖然我沒有打算一生只幹這一件事。用一生來程式設計序是一件既容易又困難的事。如果碌碌無為,為交差寫點程式,這樣寫兩輩子的人都有。但如果想全身心地寫程式,寫十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現在我不少朋友都洗手了,有時我也想"用什麼電腦,Windows 外的世界不是也很大嗎?"。面對電腦的時候,立刻頓悟:電腦還是自己最擅長乾的事,也是最順手的事。

--- 高階程式設計師不是追求的目標 ---

有的人學習程式設計技術,是把高階程式設計師做為追求的目標,甚至是終身的奮鬥目標。後來參與了真正的商品化軟體開發後,反而困惑了,茫然了。

一個人只要有韌性和靈性,有機會接觸並學習電腦的程式設計技術,就會成為一個不錯的程式設計師。剛開始寫程式,這時候學得多的人寫的好,到了後來,大家都上了一個層次,誰寫的好只取決於這個人是否細心、有韌性、有靈性。掌握多一點或少一點,很快就能補上。成為一個高階程式設計師並不是件困難的事。

當我上學的時候,高階程式設計師也曾是我的目標,我希望我的技術能得到別人的承認。後來發現無論多麼高階的程式設計師都沒用,關鍵是你是否能夠出想法出產品,你的勞動是否能被社會承認,能為社會創造財富。成為高階程式設計師絕對不是追求的目標。

--- 程式設計不僅僅是技術,還是藝術 ---

有人認為程式設計是一種熟練工種,也有人把程式設計說成是藝術創作。這兩種意見爭論比較激烈。

我們換個工種來看,石匠應該是熟練工種,屬於工人,更藝術似乎沾不上邊。但正是這些石匠,給我們留下多少文物古蹟,如樂山大佛、莫高窟等等。應該說這些石匠給我們留下了無窮的文化財產。

現代軟體工業已具相當規模,很多軟體的完成需要的是大兵團作戰。

一名普通程式設計師接受編寫某一模組的任務後,往往只是寫程式碼,發揮的餘地很小。

在大專案中,很多程式設計師只能瞭解到和自己所編模組相關的很區域性的細節,另外還受到開發環境的限制,真的很難體會到自己在從事"藝術"創造,更多的時候是感到自己在從事重體力勞動。有的時候還擔心自己苦苦蔘與的這個專案究竟有沒有意義,是不是在同類產品中有競爭力,會不會開發出來以後就因為硬體的發展,作業系統的換代而過時...

我認為程式設計的工作和石匠比較相似,有很多是技術活甚至是體力活,但編寫優秀軟體是件很難的事。這兩種想法都有片面性,程式設計應該說兩種屬性都有。程式設計不僅僅是技術,也還是藝術。

程式設計是技術活,才有可能大規模進行,才會有軟體工程。也正是程式設計是藝術,才會有如此多的好產品。

=== END ===

--- 雷軍 (ID: Lei Jun) ---

...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

--- Blue Wave/DOS v2.20

  • Origin: West-Point Programmer's BBS * 86-10-6237-8307 (6:650/27)